弦月如梦

150412

刚刚在玩一个橙光游戏,游戏很好,感觉自己入戏。

不喜欢自己被虚拟的东西所影响心情。却清楚感到自己对虚拟的美好的沉醉,和向往。

我不过是太普通的一个人。游戏里的江湖豪情,儿女情长似乎怎样都与现实社会脱节开,不由感叹。

为什么现实中总是有没完的烦心事呢。

我一边看着戏憧憬,一边对真正戏剧般的生活充满胆怯和不信任。

失落感。

我啊,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,失去了对自己生活的掌控?

我似乎是逐渐的试图看清这个世界,但在这其中,我也失去了原有的顺其自然的一些东西。

有些事,我自己不敢再想。比如,我的兴趣是什么?我的理想是什么?

在迷茫中,我踏不出前进的脚步。

感觉自己在缓慢下沉。

却又那么渴望救赎。

一定会的。亲爱的我。


只是突然想起

我是一个在梦境中醒来的人。或者说,我有过梦一般美好的记忆。

每年的开端,到我过生日这段时间,总是会时不时想起那时的事。你可能不会知道,像是被烙印了什么一般,共鸣的感受。

三年前的我真的太小了。

小到有什么话都要说出来,无论它是不是会引人讨厌。

小到一件太过不值一提的事,都可以让我高兴半天。

小到重重铭记每一个人和事。然后洋溢着爱活着。

我好想你们。

我记得我是玩游戏的最小的萝莉,所以所有人都对我那么照顾。我记得好朋友的一对姑娘,我记得我那并不很厉害却在我心中无比高大的师父,我记得带我一路的姐姐,还有那个陪我很久的人儿。

我记得三年前的那天晚上,我爬上电脑,看到屏幕里的烟花,和亲友的祝贺。一根刻上字的法杖,是有人为我到零点时写上的话语。

真的好开心。好幸福。恨不得天地永恒的那种。

我看到自己以前发的动态,就好像听了一个长长的故事。故事里的我,做出现在的我都要微微惊讶的选择……

一切都结束了啊。

那对好好的朋友,现在都上了大学,玩了别的游戏。以前好了很久的哥哥姐姐,前日又刚刚分手。他们的故事,其实我也从未参与。

我们都是彼此的过客,感谢你们为我编织那场梦。

不知道远在各地的曾经的你们,现在究竟过的怎样。希望大家都能幸福啊。

我的梦啊,我会永远对你微笑。但我早就知道梦醒了。

祝我生日快乐。

真的,由衷祈愿,快乐。


150313

和妈妈突然出现不愉快,在一瞬间,理解了男孩子对女朋友的无理取闹,耍情绪的无奈感。

陌生感。虽然妈妈也不是无理取闹,我的错。

我知道我一辈子都不会成为那样的女孩子,虽然我对这样的姑娘并无恶意。我并不是脾气好,也不是缺少情感,只是真的无力去辩解什么,或者说,我懒得辩解,我渴望理解。

所以在内心的我,即使再脆弱再柔软,似乎都没有那股独属于女孩子的劲儿。即使再温吞乖巧,也始终不会真正撒娇。

这种性格,我自己知道它的很大弊端,但骨子里却改变不了。

所以有人说我像是真汉子。不是女汉子。

我的缺点所在。不喜欢姑娘们眉来眼去,拐弯抹角,也不喜欢绝大多数女生通惯的狡黠,玩笑,逗你玩。这个时候我通常闭嘴,笑。

现在的人都不喜欢被评价为憨厚率直的人,好像吃了多大的亏,有多笨一样。其实我也不喜欢。

所以理想中的那个人突然有了模糊的影子:给人感觉厚实温暖,可能不太会说话但善解人意,行动派。

最近看到一篇文章,说的大概是:外表比女人更女人的姑娘,内心比男人更男人。

当男人挺好的。


我凭什么不优秀啊。凭什么就要随波逐流,平平淡淡?

就因贪图片刻的平凡与安逸,便找不到真正自己?

半年多以来,我好像都是处在一种迷茫的漩涡中,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,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努力,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成天受苦。然后,便自动丢下了自己的命运。

我想要变强,变优秀。不必再总是羡慕别人,有自己的人格,有自己独特论调,不随波逐流,掌握自己命运。这是我人生的安全感,我至今明白,如果我不处于一种优秀状态,便会愈加没有勇气。我想要我能以绝对自信的姿态生活。

发现自己太容易受他人影响。悉心听取意见,即使那是你不喜欢的;空空羡慕他人,再暗暗自卑;被别人对自己的期望束缚,失去自由;觉得什么都有它一番道理,没有绝对的错误。

这便是中庸的性格啊。

我应该抛弃我不同意的意见,保持自己的观点。看到自己的优点,尽力按自己目标前行,有自己绝对厌恶。

我凭什么不优秀啊。凭什么不达到最好的成绩?即使这需要很累很累,在别人玩闹是独忍寂寞,可能最终也不过尔尔……那又怎样?难道我们会因为不确定的结局而不去制造过程?

重拾起的斗志啊。这便是曾经带我达到顶峰的幼稚心境。不同的,只是这一回前面的路更坎坷,更寂寞。

中二病模式已开启。√


150223

哥哥要走了,心里是从未有过的难受。

晚上妈妈做了顿好吃的,这是他过年回家来第一次尝妈妈炒菜。似乎总是对哥哥有无尽的埋怨,我心疼。

我把网上看中的衣恋大衣给他看,没想到哥哥毫不犹豫地就同意,付了款,还不断问我尺码之类合不合适。

我回房间写作业,一会儿哥哥进来,躺在我床上,枕在我的小海马上,看我写作业。他问我学习的事情,我一一回答。

“哥明天就走了。”

“嗯。”我很想说点什么,但内心中千言万语始终无法出口。

然后他闭上眼,像是极安详地睡着了,我在他身上找到孤独,却不想我竟是你的港湾。

最后妈妈来了,把哥哥赶出我房间。

靠近我,哥哥的声音在我耳边有些低沉。他本身嗓音就动听:

“哥走了,等你中考的喜讯。”

我听见心底的弓弦紧得一声,随着关门声,眼泪马上就冒了出来,开始泛酸。

我好像重拾起了什么东西。

我……会加油的啊,哥哥。

有你真好。你给我勇气。


150222

下午和好朋友一起赶作业,少不了闲聊。

女生间总是无数小秘密,却怎么也藏不住。无意得知其他熟稔的姑娘的“事儿”,每每先感到的是一种有点不太舒服的感觉。大概,就是感觉“你也不过如此”的微微鄙夷,和不免的羡慕吧。

尽管心里懂得太多道理,以前也不是没有喜欢过人。知道这些是泡沫,却依然贪恋它的甜蜜。

喜欢一个人的感觉,基调总是幸福又快乐的。

我却没有这样心情。

身边朋友,好似也感觉我似乎与这类事无关。不知道何时起,让周围人觉得我是一个沉稳安静,懂事儿又保守的姑娘呢?羡慕其他姑娘天真烂漫去喜欢一个人,傻傻地哭啊笑啊。我却只是在她们身旁观望着,露出温柔的微笑。

早熟便是需要更多寂寞。但……我仍不后悔明白一些事情,因为不想自己受伤害,也不想无知伤害别人。

突然脑海里冒出很久以前看到的一句话:不先喜欢上自己,怎么去喜欢别人呢。

我在等待呀。

今天矫情。


突然那么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偏执地喜欢耽美。

我喜欢的BL文,受一定不是个柔弱美少年,也不能有丝毫女气。如果那样的话,不过是女人的代用品。

我喜欢的是两个同样强大灵魂的相爱。

可惜的是,世间男女很难做到这一点。

女孩子一辈子也无法拥有男人的视角和所处的界面。即使是女强人,也是在前面加了个“女”字,大家还是会把你当成女性,一开始就用特殊的态度对待。

所以,就像自己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一般啊。

世间男女关系,从生理上开始就存在最大的不平等性呀。

……即使这样,我也对同性没兴趣。两个女孩子,太过纠缠与脆弱。


150219

初一。见到哥哥。

不知道什么原因,我们格外渴望靠近。在心灵上,也随时可以敞开。

晚上哥哥带我去买衣服,看了半天,买了一件清新衬衫。200元,不贵也不便宜。

然后我就准备在网上选,就纠结起来了。

我今天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话,就是:哥哥对谁都抠,就对你不抠。

还有类似,见到你哥哥最高兴,这样的话。

我想我其实知道原因的,却偏偏有点道不明。大概,就像遇到一个童年的活生生的自己,或是遇到一个和自己可以依靠无需顾虑的亲人。

我们都非常珍惜。

我难得伸出手,跨住哥哥的手的时候想,我真的很幸福。

尽管哥哥你,不是伸手是云翻手是雨的什么伟大人物,现在还微微有些发福。尽管你是那么不完美,有很多缺点,但你爱我。尽管你在外面受尽风浪,在我面前,我知道你只想做一个宠爱妹妹的好哥哥。尽管我在你侧过脸的刹那间,看到你渐生沧桑的面容。

哥哥啊……

买衣服的时候,你突然给店员提到我考过我们年组第一的事情。我想起你的经历,突然明白了。我就是无暇的年幼的你。

所有,我会带着你未完成的梦想,走下去。即使我的路,再漫长再困苦。我希望你能自豪有我这个妹妹。


150218

大年三十,发烧。

今天在J微信上看到一副清凉装扮,出国了。

我就是每次都以这种微妙心态查看她的微信。说实话我是真的羡慕。

正好爸妈在身边,我以不知道什么心情轻轻说“J她又出国啦。”

突然有一瞬沉默。

爸爸说:姑娘……咱们不着急,咱们以后都能去……

我背对着他,感到他的微微颤抖。几乎一瞬间我眯上眼,藏住眼里的那几滴泪……我最讨厌不过,一个人勉勉强强把心掏出来给你看,明明自己痛苦的不行,可还是笑着掩住痛,想让你无知地快乐。

每当这种时候,我都难受的想死。我宁愿自己永远是无辜的小孩子。可是我不能,我不能亲自用自己,伤害他们。

妈妈有些嘲讽道:她不就是她爹会赚钱,让她们母女俩玩去,你爹行吗。

爸爸:实在不行,爸爸以后……让你去美国玩一圈去。

你不懂啊。

我说:美国有什么好玩的。

然后就不太清楚。

我在失落中突然明白:自己的愿望,需要自己来实现。与其独自悲伤,不如自己行动起来。

然后就发烧了,现在敷着毛巾躺着被窝里。

希望是吉兆。